根正苗红♂

忍联大赛GO![3]

新人发文,脑洞清奇,想哪写哪,请多关照

原创女主,带卡女儿,没有血缘关系(加粗)

无cp,本章带卡及微量鸣佐鸣出现

羞耻play继续ing

以上,开始啦

――――――――――――――――――――――

第三章  最终名单GO!

       话题扯远了,旧事暂且不提,现在让我们回到正题。

        秩序裁判。

        宇智波神威。

      “……唉……”带土坐在办公桌前第11次叹气,看着桌上厚厚一摞的自荐信推荐信,特别是最上面的,最鲜艳的,印有宇智波家纹的那封,直感觉脑袋疼。
自木叶从谈判中胜利,拿下首届忍联大赛举办权后,得到消息的各大小家族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每天信函都跟不要钱似的飘进火影办公室,有打探消息的,有报名参赛的,前者一律丢进垃圾桶,后者全都交给大赛的负责部门,有专人负责统计。

        但这还并不是全部,有一小部分――就是带土眼前这摞――全是为了大赛的首创职务,最受关注的热点之一,“秩序裁判”,这一职务而来,其中不乏大家族的精英子弟,还有许多四战中大放光彩的英雄人物,当然,还有他的宝贝闺女。

        能引起这么多天才强者的争抢,并不只因为“秩序裁判”这个职位的光鲜风头,更重要的是其带来的绝无仅有的巨大好处,只要是长脑袋的都能看出来作为忍界联合这一划时代事件的前锋军,首届忍联大赛究竟有多重要的意义,而作为大赛的直接决裁者,能成功坐上这一位置的人名留青史简直是板上定钉的事儿,连带着给家族带来的威望名誉更是不必多说,对一些大家族,如宇智波、奈良、山中等,从此更进一步成为众家族的领头羊也不是不可能,而也正因为其中各大家族的参与,此事更要慎重起来。

      “……唉……”第12次叹气后,带土觉得脑袋更疼了。他真的不喜欢这些政治博弈啊!这跟他从小想象中的火影的工作一点也不一样!火影不该是保卫世界和平的大英雄吗?这么一天天的夹在夹缝中间维持平衡真不是人干事儿!初代目二代目三代爷爷水门老师能坚持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们了!

        脑袋疼归脑袋疼,眼前的申请还是要解决的。
     
       首先无视了自己闺女的那封,带土拿起第二份仔细看起来。

        嗯,日向分家的长子,是叫日向宁次的来着。这位是鸣人他们上一届的,目前看来资历是够的,参加过四战,是重要人物之一,威信应该也能服众,既然是家族推荐的,那也就是说明本家和分家都同意了,没有后续麻烦,很好,可以留下考虑。

        带土满意的将这份印着日向家纹的申请放在一旁留用,接着拿起下一份。

        洛克李,那个和凯一样留着奇怪品位的西瓜头的青年,和刚刚的日向宁次同班,同样也参加了四战,资历威信也都没的说,而且并非家族出身,背景更加干净,虽然只会体术单一了点,但实力还是很强劲的,可以留用。

        放下这封黄绿相间的有点辣眼睛的信件,带土继续。

        嗯……这个是,佐井?使用特殊忍术“超兽伪画”的忍者,出身根忍,后来佐助跟随大蛇丸学习的时候和鸣人组队了来着,也参加了四战,是先遣侦查部队之一。能力倒是很好,很适合裁判的职位,从鸣人对他的高度评价里也能看出他的品性也并没有受团藏污染。只是,出身根忍,他的身份还是太敏感了,恐怕会引起有些人的不满,遭到针对,这无论是对大赛,还是对他本人,都不好。

        虽然很可惜,但是只能弃用了。摇摇头,带土又拿起了下一份。

        看到那乍眼的橘黄色信纸,带土就有预感――还来的还是来了。这么大的盛会,连日向宁次那样骄傲冷淡(并不是讽刺)的少爷都来了,他那个咋呼的小师弟,波风鸣人,怎么可能不来凑热闹。而鸣人来了,他的小男朋友,带土的族弟,宇智波佐助,一定也回来参加。果不其然,鸣人橘黄色的信纸下就是佐助藏蓝色的申请信封。

        揉揉太阳穴,带土无奈的把两位小祖宗的申请扔到了一边。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姐已经都打过招呼了,鸣人是绝对没有可能被选上的,他感性的性格并不适合裁判这种工作,并且,带土自己也觉得,以鸣人的实力和威望来看,他目前算是木叶最有希望夺得大赛冠军的人选了,比起决裁者,他更适合做赛场上万众瞩目的明星。至于宇智波小少爷就更不可能了,估计佐助本人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意愿,不过是被鸣人硬拉来的。

       下一个下一个。
      
        淡雅的花香在打开信封的那一刹那扑面而来,令人神清气爽,是山中家的丫头,山中井野。

      “终于有位女孩子了啊。”带土自动无视了自家闺女,细细读起来。

        山中井野,山中家长女,四战特别部队队员,目前是木叶情报部的一员,也是一位实力强大的上忍,不过跟其他人比起来,还是相形见拙,山中的秘传忍术也不适合裁判的职位。

        想了想,带土还是放弃了这份申请。

        再下来,犬冢姐弟,油女志乃,不知火玄间等人的申请都被带土以性格或实力或年龄的不合适给刷了下来。

        马上就要完事儿了!看着只剩下寥寥几份的申请,带土
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今天暗部好不容易有一点空闲时间,一定要和笨卡卡1一起回家吃饭!

        突然热血起来的五代目大人兴致勃勃的拿起了下一份。

        天天。

        名字入眼的一瞬间,带土瞳孔颤动了一下。

        天天本来是个孤儿,父母都在任务中死去了,从小在木叶长大,没有人觉得她有什么不同。直到三年前,

        从遥远的另一片大陆,来了一批意料之外的客人。

        她们是来认亲的,而认得那个人,正是天天。

        那时起,人们才知道天天的母亲,那个曾经被怀疑是敌村奸细的女人,居然是远方国家豪门大族的女儿,天天正是他们的后人。天天的母亲当年因为某些机缘巧合来到了忍者大陆,意外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后来偶然遇到天天的父亲,从此到了木叶生活,直到一次任务的意外夺走了她的生命,留下年幼懵懂的女儿。

        有人也曾对天天母亲的身份有过疑惑,要知道,大批大批昂贵的忍具可不是普通忍者几年的积蓄就能负担得起的,木叶的补助金也不够这样“挥霍”,唯一的解释就是天天的母亲给她秘密留下了足够多的钱财。可调查没有头绪,天天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渐渐就没人在关注这一点了。

        这些客人的到来,不仅解开了天天的身世之谜,还给天天带来了一个本该在她出生时就要赋予她的名字――年天爱,上天的爱女,神明的宠儿。然而讽刺的是,身为孤儿的天天年幼时倒是挨了不少嘲笑 吃了很多苦。

        远道而来的客人本想让天天认祖归宗,但最后他们还是尊重了她的意思,没有强迫她。

      “无论如何,认回来了,你就是我年家人。我们老年家,从不让后辈受委屈。”临走那天,队伍里的长辈对着她承诺。

        这件事当时轰动了全大陆,人们头一次知道大陆之外原来还有更加广阔的世界,更多精彩的国家,由此引发的探险潮也暂且不提。

         作为忍者,天天的实力算是顶尖的了,四战也没落下她,威望资历全都够,值得起裁判的职位。况且天天身后连带的家族也可以成为木叶的助力,探索世外是早晚的事儿,在那之前,木叶能抢到越多的支持,对世外了解的越多,将来优势就越大。

        留用。
 
        五代目拍板定章。

        整理了一下合适的人选,带土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把闺女的申请也放了进去。自己不舍得是不舍得,但神威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都可以,更何况超人气明星的形象也能为大赛带来更多的关注和支持,要知道舆论的力量越强,大名就越不敢有大动作。

        机会我可给你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的了!

        木叶71年,五月,“秩序裁判”最终角逐名单出炉,日向宁次,洛克李,天天,宇智波神威。

         终于解决了一桩大事,五代目高高兴兴的回家和爱人吃饭去了。

TBC.

真的,这章写的超羞耻……

天天的故事大概以后会单独讲,顺便,本文有宁天cp

感谢观看mua~

忍联大赛GO![2]


新人发文,脑洞清奇,想哪写哪,请多指教

原创女主,带卡女儿,没有血缘关系(划重点)

大概无主cp,其他cp带卡佐鸣佐四九balabala

本章开始脑洞大开,羞耻play走起

以上,开始啦

――――――――――――――――――――――――

第二章·绝密计划GO!

        宇智波神威,现役忍者大陆超人气明星,五代目火影宇智波带土与木叶暗部部长卡卡西之女,木叶现役上忍,前暗部分队长。

        以上称号根据知名度大小排名。

        四战结束不久,忍者急剧下滑的形象带来诸如大名,起义军等多方势力的猜忌和仇视,给各个忍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最先接受冲击的就是经济。愿意把委托交付给忍村的人越来越少,大名的资金支持也被不断削减,财政危机给战后急需巨额钱财恢复元气的忍村们带来巨大压力,甚至于一些小型忍村就此解散,再不见踪影,由此衍生出的浪忍问题又让各位影们头疼了好一阵。

         政治上各村也遇到不小的阻碍。无论是五大国还是周边的零星小国,大名们都不约而同的意识到一个问题――忍者们太过于强大了。每一次忍界大战带来的实力冲击都令人抚膺长嗟,特别是四战,威力无穷的忍术甚至能直接移山填海,沧海桑田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谓阶级地位,道德伦理上的制约都显的太过无力,试问赢弱的主君如何能使强大的家臣伏首贴耳?也许现在忍者们还没意识到这层薄薄的窗户纸有多容易被捅破,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大名们越想越是心惊,再加上手底下那群早看不惯忍者们孤傲样子的家臣们的怂恿,都或松或紧的对忍者们实施了制裁性的措施,松的如木叶,只在资金上动了手脚,严的如岩隐,大名随便找个理由三天两头的斥责土影一顿,还严格限制忍者行动,但凡进出国都的忍者无一例外的要接受严格盘查,气的大野木老爷子腰疼犯了好几回,费劲心思的村里国都两面周旋。

        此外,防御,外交,声誉等方面也多少受到了影响,木叶外围不时有仇视忍者的团体来“攻打”,结果自不必多说,结界班可不是吃干饭的,入侵者无一例外都被抓捕或就地解决,但苍蝇再小也耐不住它成群,连绵不断的骚扰渐渐让边防忍者们不胜烦恼,木叶居民中也悄悄流传起不好的流言。根被取缔,暗部忙于恢复时期的繁杂事务,分不出人手来处理,一时间流言竟然有壮大趋势,好在当时四代目亲自出面,处决了几个趁机混入木叶搞破坏的间谍,才把事情压下去,然而人心的浮动却没那么好处理,木叶的气氛微妙的诡异起来。

        木叶68年,四战结束四年后,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旧伤复发,退位休养,举荐其弟子宇智波带土作为五代目。经过重重阻拦过后,火之国大名最终拍板同意,宇智波带土就此上任成为木叶新任领袖。可未曾想就任那天变故横生,“根”的潜逃残部在仪式上大闹会场,企图阻挠带土上任,虽然最后被及时镇压,但还是给平民带来了不小的恐慌,甚至冲撞了前来观礼的大名家臣和各国使者们。于是刚被平息的流言又起,木叶民众一下子人心惶惶起来,使者们添油加醋的描述也让事情的本末渐渐暧昧,外界甚至传出了木叶忍者“残暴”“好杀”“窝里反”的谣言,木叶的对外形象一时达到了谷底。

        新手火影带土刚上任就被打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的处理后续,但四代目水门可不是带土那样毫无经验的菜鸟,经验老道的他几乎是立刻就认识到了事件的严重性:忍者在外界的形象一直不怎么光辉友好,四战后更是激起了敌视忍者的大潮,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被推到风口浪尖的木叶如果再不想办法补救,很有可能遭到针对。

        和老师长谈过后,终于找到门路的新任五代目立即召集木叶高层,紧急讨论解决计划。期间有提出武力解决的,有提出顺其自然的,甚至有人提议干脆趁机独立,建立忍者国家,无一例外都被否决了。武力只会使事情更加失控,不作为就等着千夫所指吧,独立更是不切实际――至少木叶现阶段离不开大名的资助。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事情陷入僵局。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传入带土和卡卡西耳内:

      “如果既不能束手就擒,又不能撕破脸皮,不如换一种更加温和的方式?”

        正是我们的宇智波神威小姐。

        木叶69年元旦,新年伊始,已经上任三个月的五代目终于迎来的愁云里的第一丝曙光。

        二月末,“木叶文化输出”计划正式通过讨论,代号“玩具屋”。这项超S级计划的具体内容只有木叶顶尖高层清楚,其余忍者和平民只知道表面事件,足以惊世骇俗的表面事件:宇智波神威,五代目火影和暗部部长卡卡西之女,木叶千金中的千金,实力强劲的上忍――要出道了。

        说到这里,让我们先了解一下宇智波小姐的具体身世。

        木叶60年,判忍大蛇丸趁中忍考试进行时入侵,企图一举毁灭木叶,被当时已经退休的三代目猿飞日斩和四代目水门联手镇压。在清剿田之国的音忍余孽时,搜查小队在音忍的一处秘密据点里发现了一位被泡在营养液里的女孩儿――一位长着三勾玉写轮眼的女孩儿。天知道当时搜查小队都要吓疯了,面对写轮眼下意识逃走是每位忍者的本能。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问题――那个女孩,空长了一双三勾玉,但是,她,不会用。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培养罐里的女孩儿和木叶忍者们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后,竟然闭上眼睡了过去。回过神的搜查小队立刻把此事报告给上级,并把女孩连同培养罐,检查仪器等一应物品全都查封保密,严禁外人靠近,准备等大部队来接应好带回木叶。另一边水门知道此事也十分惊讶,他并没听说过宇智波早年有流落在外的族人,木叶也没有宇智波一族有人口失踪的案例。不过很快他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判忍大蛇丸承认那是他的试验品之一。当年他在晓组织时,成员之一“绝”给了他不知名宇智波族人的精子细胞,以“随便研究”为交换条件委托他培养出一具优秀成熟的身体出来。科学狂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研究宇智波秘密的机会,即使知道里面绝对有什么猫腻,还是答应了。而这次发现的女孩儿,则是唯一成功的一个试验品。

        当时还无人知晓宇智波斑的“月之眼”计划,也就没有人能想到斑竟密谋复活,更没人料到所谓的“绝”竟然是一手策划了一系列灾难的元凶,这个女孩正是复活斑的计划里的最重要的一环。然而这都不影响这一事件的麻烦程度,作为宇智波的一员,哪怕她可能只是个试验品,哪怕她一天也没有在木叶,在宇智波生活过,但她身上流的的确是宇智波的血,一向护短的宇智波定然不会弃她于不顾,再加上当时气焰正胜的“根”在一旁虎视眈眈,水门直觉得头大。

        几方角逐时,被争夺的主角却安逸的呆在暂时安排的小公寓里,旁边还有漂亮的忍者姐姐陪吃陪玩陪睡(?)。作为试管培养的胚胎长大的她幼年成长速度极快,再加上营养液里催化剂的作用,其实来到世界上不过才三年不到的小女孩的身体已经长到了十岁左右。但长年累月的呆在实验室里,缺少人际锻炼,她的心智跟不上身体的成长,只保持在五六岁左右的水平,正是猫厌狗嫌的年纪,闹腾起来让旁边照顾女孩儿生活起居的女中忍应接不暇。

        木叶60年的某一天,当时还刚有苗头的带土卡卡西两人受老师的委托去看望引起一系列波澜的小主角,父女的缘分就此展开。

        木叶60年12月,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波风水门向世人宣布了小女孩的存在,对外宣称这是木叶建立之初叛逃的宇智波族人的后人。后来再看,这还真是个奇妙的巧合。

        木叶61年1月末,宇智波一族向木叶递交了领养申请,一致同意由宇智波带土作为这个小女孩的养父,肩负起教养她的责任,并给她取了一个崭新名字――宇智波神威。

        九年后,“玩具屋”计划正式启动,当年引起波澜的小女孩再次激起轩然大波,作为执行计划的主角,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

        出道之初,宇智波小姐可以说过的非常艰难,被外界恶毒的嘲讽,不知情同僚们怪异的目光,甚至不时的刺杀,都让本就不顺利的计划雪上加霜。大部分关注她的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看看一向高傲的忍者大人究竟为了什么能放下金贵的身段去做明星这种“抛头露面”的工作。剩下的则单纯的想看木叶笑话,忍者都是藏匿于黑暗的影子,你见过影子见光能留下来的吗?

      “木叶疯了。”其他忍村也是频频摇头。

        然而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变故即将到来。

        木叶70年,出道即将满一年的宇智波神威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单曲专辑。

        转折由此开始。

        头一周的销量自然是惨淡无比,只卖出了两位数。但从第二周开始,专辑销量突然成几何倍数增长,甚至出现了商店里供不应求的情况;积压的周边也被一扫而空,一切与神威乃至木叶相关的物品全都身价倍增;神威的个人应援粉丝团、网络个站也迅速成立,短短一月里粉丝暴涨五十万,就连大名的女儿,雀纪子公主也成了其中一员;街边电视和商场电子屏来回滚动播放关于神威的广告和介绍,狂热的粉丝们不遗余力的在每一个下面都拍照留念,整个忍者大陆都为神威而疯狂,可以说,宇智波小姐曾经有多凄惨,现在就有多风光,连一些年轻忍者都开始暗戳戳关注她。

        对,年轻的。

        好了,现在,经过初期艰苦卓绝的奋斗过后,木叶想要的结果初步现形。翻翻粉丝站上大部分饭的个人简介,看看大街上合影留念的狂热粉丝,你就会发现,他们,无论男女,全部都是在十五到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一代。无论是神威作为忍者出道的叛逆行为,还是一条路走到黑死也不回头的做法,为的都是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好感――叛逆,坚强,渴望自由,厌恶陈旧观念的束缚,期待崭新和平的新世界,这是他们共有的特点,而“玩具屋”计划正是顺应这些性格特点而制定的。

       时代在变化,任何一个有识之士都能清楚的看明白,忍者大陆正处在革新的边缘,历史即将抛弃黑暗的过去,翻开新的篇章,而打开新世界大门的,不会是那些迂腐陈旧的老人们,未来属于年轻人。

        木叶要的,从来都不是已成定局的过去,木叶要的,是拥有无限光明和希望的未来。

TBC.

时间线是瞎编的,话说火影的时间线真不是一般的混乱……

其他cp没出场,不打tag了

就这速度鸣佐他们啥时候能写到啊(苦笑)

感谢观看,么么哒(^3^)


忍联大赛GO![1]


新人发文,脑洞清奇,请多指教(鞠躬)

本文原创女主,带卡女儿,没有血缘关系(大写加粗)

大概无cp

带四九止鼬鸣佐鸣玩儿,其他待定

山一样的ooc,海一样的私设(笑)

以上,开始啦

――――――――――――――――――――――――

第一章·忍者联盟GO!

        初夏五月,木叶,宇智波宅

       “不行!我绝对不同意!”震天的怒吼,惊飞了树上的息鸟。

       “有什么不可以的!又不是多危险的事情!你还信不过你亲自教导的女儿的实力吗!”宽敞的大宅主屋内,粉发的少女正叉腰站在榻榻米上,满脸怒容的对着自己的父亲――木叶的五代目火影――宇智波带土――大喊。

      “这是实力的问题吗!你有几斤几两我这个父亲当然再清楚不过!哪怕你要参赛我都巴不得!但是!只有这件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五代目大人同样怒瞪自己不听话的女儿。

      “哈――!还说什么巴不得我参赛,那我现在做的不过是另一种形式而已,况且还能从头参加到尾!说到底你就是觉得堂堂火影的女儿做这种工作很丢人吧!老!古!董!”说罢,少女怒气冲冲的转身冲出了家门。

      “!”似乎是被女儿出奇的任性震惊到了,带土竟然眼瞅着她冲出了家。

        令人窒息的沉默后,火山爆发了――

      “宇智波神威!!!你给我回来!!!”然而为时已晚,本文的女主角――宇智波神威小姐――已经冲出了宇智波族地的大门。

      “……嘛嘛~女儿大了,叛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在一旁全程目睹了父女俩吵架全过程的现任木叶暗部部长、本文女主的另一个父亲――旗木卡卡西,无奈的瞪着死鱼眼,试图劝诫陷入“古板老父亲”人设里的伴侣。

      “叛逆也不行!那有多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见过那么年轻的忍者去做那件事吗!见过吗?见过吗?”然而愤怒的老父亲并不能听得进去,反到更生气了,“你看看她那个样子!哪里像个忍者!任务也不好好做!训练也不见她上半点心!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好好的头发还染的红不红绿不绿,黑发不好吗!那可是宇智波的传统发色!还有她那些衣服,布料少得不如不穿!还有那耳朵,打了多少耳钉?八个?十个?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她怎么不挂个迈特凯上去!还有……”

        眼见五代目越说越偏题,好友也躺了枪,暗部长大人赶紧打断:“穿的奇形怪状的忍者我们见得还少吗?她不过染个发而已。神威已经是上忍啦,你我教的她实力更是没得说。再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做不是吗。当初所谓“木叶文化输出”计划可是老师和你都同意了的。”暗部长大人对自己家的安保系统信心十足,毫不犹豫抬出木叶最高机密来堵住另一半的嘴。

      “……”提到女儿就贤二的呆堍心虚的沉默了。好像确实是这样呢。

        ……不对!“这不是一件事儿!笨卡卡你不要给我下套!”被套路的五代目羞愤的朝死鱼眼部下加爱人大喊。

      “嘛~嘛~失败了呢。”语气里毫无歉意的卡卡西眯眼微笑着回答。

      “卡!卡!西!”

        怒吼再次惊起了院子里啄食的麻雀。

        让我们把镜头拉回到三个月前。

        宇智波带土,名震天下的木叶人头狗,冷酷无情的战场绞肉机,别扭傲娇的贤二老父亲,手忙脚乱的菜鸟新火影,在自己上任的第二年,遇上了一件关乎整个忍者大陆未来,足以被载入史册的大事――木叶,砂隐,岩隐,云隐,雾隐,五大忍村,谈和了。

        此次谈和并非是往常村村之间的单纯的和平追求,更重要的是,五村领袖,都隐隐达成了一个共识――是时候走向联合了。

        四战之后,五大忍村元气大伤,各国权利波动此起彼伏,波风水门退位,大野木旧伤复发,照美冥忙着平息又有抬头趋势的守旧实力,我爱罗为因战乱而更加贫弱的村子焦头烂额,唯一好一点的岩隐也因国内判乱而被大名迁怒。
     
        判乱并非个例。所谓血统高贵的贵族大名们长期的压迫统治早已使民间怨声载道,畸形的政治体系和社会阶层严重阻碍了各国的发展路程,而四战的爆发正好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时间各国判乱四起,即使四战来的快去的也快,也没能平息百姓们滔天的怒火,甚至隐隐有起义军将矛头指向了各国忍者,认为是他们的存在导致战争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自dan诩xiao清pa高shi的大名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表面上对衷心耿耿的打手们信任有加,背地里却悄悄的往忍者们身上扣了无数黑锅。

        当然,这一切都被各个忍村看在眼里,毕竟暗部不是吃干饭的,大名也好贵族也好,身边多少都有忍村势力的存在。说不寒心是假的,如果没有他们在前线的流血付出,战火早晚会波及到平民甚至贵族身上,可以说是忍者的存在才让普通人的世界和平如斯。而今忠心效力的对象也好,拼命保护的平民百姓也罢,居然都将矛头对向为他们堆砌和平的忍者们,怎能不令人寒心?

        可光寒心是没有用的,如果不做出反应,迟早普通人与忍者的战争会爆发。战争的结局也很好猜,实力强大却人数在少的忍者,实力弱小却无处不在的平民,想想都会是两败俱伤。忍者也大可以从此闭世不出或干脆杀光普通人建立新世界,但前者根本不现实,后者,也没人想看到流血牺牲,四战刚结束几年?

        于是各忍村在加紧对策的同时,也吸取四战时忍者联盟的经验――联合。各村领袖清楚的看到了四战时联合所带来的好处――资源共享,实力互补,更重要的是,他们不用再互相防备,今天打一仗,明天吵一架,后代们也不用再背负着祖辈的仇恨艰难的活在世上――他们会有更加和平甜蜜的童年,陪伴他们的将是玩具和蛋糕,而不是冰冷的木桩和血腥的尸体。

        但是联合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各个家族的祖辈恩怨,各个忍村的利益冲突,还有大名们敏锐怀疑的目光,起义军仇恨疯狂的敌视,都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于是在经过五影会谈后,各村达成了统一协定――大名方面,由于明面上忍村还属于大名部下,受其牵制,忍联将秘密扶植亲忍派的起义军,最好能一举推翻大名统治,最不济也要能与之僵持,暂时和平一段时间;起义军方面,像之前所说,能扶植就扶植,中立派暂且不论,而厌忍派,对不起,只能解决了;至于忍联之初的磨合阶段,各村激烈的讨论过后,做出了一致决定――比赛!有什么恩怨难了,生死情仇,统统都发泄到堂堂正正的比试里吧!

        忍联初步秘密成型,发展计划拟出了大致走向,忍者大赛,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办。

        首先是赛制问题,毫无限制来者不拒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你让初出茅庐的下忍和参加过四战的老油条同台也不太现实。一番扯皮过后,赛制初步定型:大赛分为三个重量级――天、地、人,所有参赛选手都要先经过地区赛,最终的地区十强才能参加忍联总部举行的总决赛。“人”级为最初等级,接受十二岁以上二十岁以下所有下忍及中忍级别的选手报名。“地”为中等等级,接受二十岁以上所有中忍,特别上忍,上忍级别选手的报名,“天”为最上等级,年龄不限,实力不限,只要得到村子同意,就可以参加。

        然后是安全问题。比赛的初衷是为了化解矛盾,发泄长期积蓄的压抑情感,可不是要让忍者们继续互相残杀,徒增仇恨,因此选手的人身安全则成了重中之重,可真刀实干的比试总免不了伤亡,于是又一番扯皮后,忍联为大赛特设了一个职位――秩序裁判。而这也正是父女俩吵架的源头。

        此事暂且不表,现在来说说最后一个问题。比赛就要有主办方,有场地,首届忍联大赛的主办方更是名流青史的存在,政治意义不言而喻,虽说是联盟了,可高低之争初期是避免不了的,于是这也成了各村最互不想让的事儿。

         经过无数次会议扯皮,贫瘠的砂隐最先被排除,濒临崩
溃的经济负担不起大赛的巨额费用;岩隐第二个出局,大赛在此极有可能引起大名关注,把迁怒引向整个忍者体系;雾隐第三个失去资格,“血之雾里”的丑名可还没摘干净。
       
        最后,只剩木叶和云隐相持不下。

        云隐先寄出杀手锏――啥也别说了,就冲四战boss宇智波斑出身木叶,首届大赛也不能在战犯的家乡举行。木叶这头就不乐意了,先不说斑早已离开木叶的事实,就冲现任火影和斑的同族关系,云隐这话里就有话啊。于是扯皮战开始:木叶反击四战战犯云隐也脱不开关系,秽土转生哪个村子跑的掉,黑绝才是幕后黑手,云隐挑剔木叶和晓乱七八糟的微妙关系,说不定会被趁虚而入,木叶提醒晓早已洗心革面的事实,谁敢破坏来之不易的和平晓第一个跟他急,云隐再次出击……木叶又回敬……

        就这么扯皮了半个月,最终敲锤的却是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雷影的亲弟弟,云隐的八尾人柱力,rap界不知道能不能升起的半新不旧星,奇拉比,又双叒不见了。

        好了,争执到此结束,后院起火的云隐忙着去找失踪的奇拉比,主办方的重任自然落在了木叶身上。

      “这也算是云隐另类的让步吧?”事后,木叶前火影,波风·切开黑·政治老油条·水门如此评价。

        毕竟合作来之不易嘛,四代目想。

        现在,赛制解决了,主办方定下了,就差最后一项――秩序裁判,未定。

        秩序裁判,顾名思义,是维持场上秩序的裁判,也是场上唯一的裁判,即要履行一般裁判的职责,杜绝选手作弊行为,保证结果公平公正,同时还有另一项更为重要的作用――保证选手人身安全,在ta认为时机到来的时候 强制结束比赛,宣布比赛结果。跟木叶中忍考试最后比试的裁判老师有些像。

        那么问题来了,秩序裁判,要求人选必须才貌兼备,即要撑得住台,又要镇得住场,选谁好呢?

      “我来!”本文女主角,我们的宇智波神威小姐,举手了。

TBC.

一坑未平,又开一坑,明明是高三咸鱼为什么就不长记性呢(趴)

其他cp没出场,不打tag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么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