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正苗红♂

阿鲁金的睡前故事[1]


啊啊,新人发文,脑洞清奇,博君一笑就好。

原创女婶儿,短刀痴汉,无cp,毕竟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什么的(笑

以上

开始啦

――――――――――――――――――

第一章 雪国王女

    “请阿鲁金也为我们讲故事吧!”五虎退红着脸紧张的大喊。看着五虎退涨红的小脸,黎感觉他都要哭出来了。

      ……啊――,害羞的退退也好可爱呢(笑

沉迷退退无法自拔的黎无意识放空,半饷也没反应,面无表情,让一众刀剑正太紧张到不行,以为自己深夜冒昧打扰惹审神者不高兴了。

       果然不该来吗,阿鲁金平时对他们已经够好了,要星星不给月亮,不是原则性问题都会原谅他们,就算跟着鹤丸搞事也只是无奈一笑而已。果然是自己恃宠娇纵了吧,明明知道阿鲁金工作到深夜很累了,还提出这么出格的要求……

       啊――好后悔好后悔!!这回阿鲁金真的生气了怎么办啊!!

       脑内风暴的短裤精和面无表情痴汉的黎各自放空,一时相顾无言。

    “内、内个,”最后是刚刚向黎解释的平野先打破宁静的气氛,“很晚了,我们就不打扰您了,请您早点休息吧。”深鞠一躬后推着兄弟们和搞事三人组小夜就要走。

    “诶、诶?不听故事了吗?”黎赶紧回神,怎么突然又不听了?(挠头.jpg

    “您没有生气吗?”胆大的萤丸先开口,今剑在一旁也希冀的看着她。

    “可、可以讲故事吗?”其他人也赶紧又凑过来。

      揉揉身前秋田的粉发,黎知道刚才发呆让他们误会了,笑着解释:“没有啦,只是刚好在想事情走神了而已。”痴汉到走神,没毛病。

     “没有怪你们哟,”我怎么可能舍得责备你们啊小天使们,“讲故事也可以的哟。”

      刀子们齐声欢呼,赶紧被黎嘘声阻止了:“嘘――,小声一点哦,把长谷部和烛台切麻麻引来就糟了。”绝对会一脸严肃的提着短刀们去睡觉,然后回来唠叨自己一晚上╤_╤,血的教训啊血的教训。

       想想被长谷部烛台切发现后的修罗场,刀刀们乖乖的抱着枕头被子排队安静的溜进了阿鲁金的房间。

       帮小豆丁们铺好被褥后,黎也钻进了自己的小窝里,而乖乖躺被窝的小豆丁都自发自觉的往黎那里拱。

       ……果然好可爱啊啊啊啊!

       看着榻榻米上一个个股蛹股蛹的被乎卷,黎觉得自己幸福的快晕过去了。

     “咳咳,那么要开始啦。”清清嗓子,黎一开口,刀刀们赶紧安静下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公主……”

     “不要不要!公主太俗套了吧!岩融天天讲这个!”今剑不满的嚷嚷。

        ……大佬你这么说很拉仇恨啊。

       旁边没人给讲故事的粟田口们眼神明显暗淡了下来。

        ……感觉自己又中枪了。西湖水,非洲泪……(哭

      “哥哥们,也总是讲姬君们的事情呢。”小夜也来帮腔。

         ……话说你们不是有监护人的吗?大半夜跑出来家长会哭的的哟!

       “呃、咳咳,那就换一个,”黎也觉得开头太老土了,“很久很久以前,在大陆的最北边,有一个国家……”

        在大陆的最北边,有一个国家,因为哪里长年下雪,所以被称作雪国。雪国气候恶劣,一年四季大雪不断,似乎时间被永远定格在了冬天。雪国的土地广阔,却非常贫瘠,坚硬的冻土连一颗麦子都种不出来,居民们只能靠打猎捕鱼为生,每年暴雪季节都有许多贫民被冻死饿死。但这个国家的矿藏和生物特别丰富,有些珍惜金属和珍奇魔兽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甚至有传闻说,在雪国最高耸的山峰上,住着龙。总之,这样一个贫困的国家,靠着矿产和魔兽的出口,勉强还能维持下去。

        在一个罕见的晴朗清晨,王国的唯一继承人,王女奥罗拉(aurora)出生了。

      “有什么区别吗……”今剑不满的嘟囔。

      “为什么是王女的呢?国王的女儿不是叫公主的吗?”爱染举手提问。

      “啊,的确很特别呢。”黎继续讲。

        但这位刚刚出生的小婴儿的确是只能被称作“王女”,未来,她也将成为雪国的“女王”。

        奥罗拉出生时吓了接生婆们一大跳,她没有像一般刚刚出生的小孩那样皱巴巴红扑扑的皮肤,而是像纸张一样洁白得不正常;她的头发,眉毛,睫毛都是雪白雪白的,像上好的羊毛一样柔软;甚至当她后来睁眼的时候,连瞳孔,都是浅淡的灰色,如果不是其中灵动的神采,人们甚至以为她是个天盲。女仆们都在议论,一定是雪神忘记了给这个可怜的孩子染色,误把一件精巧的胚子推入了尘世。

        王女刚出生时不哭也不闹,要不是胸前的起伏,接生婆简直以为王后生了个死婴。可她很快就没功夫担心这些了,因为刚刚生产完的王后,这位尊贵而虚弱的产妇,一命呜呼了。她只来的及给初生的小女儿留下一个名字,奥罗拉,连抱抱她都没来得及。

        一位灵魂的降临,一个王国继承者的到来,让风雪之中的雪国陷入了短暂而热烈的狂欢之中,除了一个人――国王陛下。

      “诶――?可是国王不该是最高兴的吗?他终于有了孩子了啊?”退不解的问。

     “笨蛋!可是王后也去世了啊,国王一定会伤心的吧,面对间接带走妻子生命的人,哪怕是女儿,也难免心情复杂吧?”退在一旁解释,“……但是,对那个奥罗拉还真是不公平啊……”

      “啊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黎故意卖了个关子,收到短刀们不满的催促,才继续。

        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这位国王才来看看自己的新生女儿。为什么呢?答案是――忙。太忙了,西边又发生了雪灾,东边又发生了暴动,天灾人祸一起来,偏偏同盟国又在这时解除了契约,国王再怎么贤明也手忙脚乱起来。同一时间,后宫又传来了王女出生,而王后去世的消息,国王又要处理国事,又要安抚王后的家人――那也是雪国里数一数二的大贵族,彻底脚不沾地了。

      “奥罗拉……黎明吗……算了,也是讽刺……”国王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只留下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就离开了。

        打那天起,宫里开始流传出这么一个留言,说是还未满月的王女,奥罗拉,是灾难女神――多洛丽丝(dolores)托生的,她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把整个雪国拖进永恒黑暗的深渊。证据?雪灾、暴动、王后的死亡,难道不是她的出生带来的吗?再说了,连国王都不爱她,出生这么久,来看过她几次?爱嚼舌根的宫女们总在隐避的角落不屑的窃窃私语。

       于是体弱的小王女一下成了洪水猛兽,没有宫女愿意照顾这个看起来身份尊贵的小婴孩。初生丧母,父亲又不关注,连宫女都敢嫌弃她,因此小王女人生的起始过得很是艰难。

      “太过分了吧!那些又不是奥罗拉的错啊!凭什么这样对他!”萤丸愤愤不平,“国王也真狠心欸!亲生女儿!居然不管不问,任由侍女欺负,那么小的婴儿,会死掉吧!”说着跳起来激动的比划。

     “萤、萤丸!冷静一点啦!只是故事而已,再说你声太大啦!引来大家就糟了!对吧阿鲁金!”爱染尴尬的拖住兄弟,使劲向审神者打眼色求救。

     “虽然这么说,但的确是很过分呢……”秋田在旁边弱弱的附和萤丸。

      “啊啊!秋田酱就不要添乱啦!”爱染就要拖不住萤丸了,开玩笑,战场人头狗是那么好困住的吗。

      “吗~吗~,冷静啦萤丸 听我往下讲嘛。”黎默默欣赏了一下正太们打闹的美(?)景才开口打元场。
等到萤丸安静下来,黎才继续。

       人生的初始很是艰难,但好日子很快就来了。终日忙碌的国王也听到了传闻,为此他还特意抽空去看了看被自己冷待的女儿。而入目所见可着实吓了他一跳,脏兮兮的被褥,散发着异味的布片,嘶哑的哭声,面黄肌瘦的女婴,让他误以为自己走进了城郊的哪个难民营。然而事实的确是,不受宠的女儿被丢弃在寒冷杂乱的隔间,柔软的床和温暖的壁炉则被那些胆大包天却愚蠢的以为国王一辈子也不会来的宫女们占据了。

      “我就说吧!果然那群……”愤怒的萤丸还没起来就又被一脸黑线的兄弟大力压了下去。

国王非常愤怒,他觉得自己被愚弄了,那群卑贱的宫娥竟然敢妄自揣测他的心思,还如此对待它的女儿。(“他自己还不是一样……”萤丸嘟囔,而爱染已经不想去赌他的嘴了。)他毫不犹豫的处死了这批宫女,却在女儿身上犯了难。平心而论,他真的对自己这独女喜爱不起来,她的到来伴随了太多灾难,说是巧合,他不信。或许传闻是真的呢?他多想把这个晦气的女孩儿塞回她母亲的肚皮,可惜自己那短命的妻子已经死了。他无法全无芥蒂的宠爱她,可不管不问也不是个事儿,哪天被碎嘴宫娥说出去又是一通麻烦,自己已经够忙的了!

       就在国王哀愁的时候,救星来了。

     “救星?是仙女教母吗?还是白天鹅?”被安徒生洗脑的今剑睁大眼睛问。

        ……还好他没问是不是吸氧羊。

        黎觉得该和岩融谈谈,给今剑讲些更有男子气概的故事吧。(趴)

      “对嘛对嘛,是谁啦!阿鲁金不要卖关子啦!”乱也来了。

      “……是谁呢。”小夜也想知道。

         看着眼前明明不断打哈气还要往下听的刀刀们,黎微微 一笑,并不回答,反而说:“是谁嘛――明天晚上就知道了,现在是睡觉时间了!钟声已经敲过十二下了哦,晚睡的小孩会被妖怪抓走吃掉的!”

     “什么吗,明明比起来阿鲁金才是小孩子……”平均年龄超过几百岁的付丧神们嘟嘟囔囔的却还是乖乖钻进了被窝。

        嘛~都麻烦阿鲁金讲完故事了,那自己乖巧一点也是应该的吧。

         浅浅的月光打入了窗子,洒在洁白的被褥上,被褥里正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哈啊――”撑个懒腰,黎也感到困了,果然哄小孩子很费神呢。(幸福笑)

        不过……果然还是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了啊……

         静谧的庭院里传来蟋蟀清脆的长鸣,而陷入梦乡的审神者和付丧神们已经听不见了。

TBC.

还是(哔――)一样的排版,感觉没救了(趴)

aurora奥罗拉是黎明女神的意思,doloress多洛丽丝是悲伤,痛苦,黑暗的意思,感觉自己好中二(烟)

阿鲁金的睡前故事 前夜


新人发文,脑洞清奇,文笔渣渣,诸位莫怪。

原创女婶,无cp。

我爱短裤精,短裤精使我快乐(突然变态.jpg)

以上,开始。

―――――――――――――――――――――

  “那么,今天真是辛苦了。”

    送走了帮忙到深夜近侍长谷部,黎望向纸窗外柔和的明月。

  “久违的悠闲啊。”

     近来时间回溯军动作骤然加速,时之政府的文件接踵而至,即使有长谷部在旁协助,高强度的工作还是让身体虚弱的黎有点吃不消,而连日紧凑的出阵,也让本丸的刀剑们疲惫不堪。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时间回溯军突然又放缓了攻势,时之政府调查的同时,也停止了抽风般的下令行为,让审神者和刀剑们终于有时间松口气。

   “可算消停了。”再这么下去会死婶的。

     虽然是闲下来了,黎却全无困意,连日的熬夜扰乱了她原本的生物钟,她现在精神的能再批上十万份文件,全自动无停歇的那种。

   “扒皮的时之政府,万恶的资本家,还我美貌,还我青春。”想想昨天洗漱时,镜子里自己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和苍白的脸色,黎在心里狠狠扎了加班还不给资源的时之政府八百个小人。

      铺好被褥,黎躺进去强迫自己睡觉。正数到第九十九个退的小老虎,纸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摩擦声,和细小微弱的童语。

      是短刀们。

      这么晚了还不睡,这是怎么了?黎满肚疑问的拉开纸门,果然看到一群短刀站在门口,抱着枕头和被子,眨着bulingbuling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向正太势力低头。

       粟田口,小夜,今剑,爱染,呃,还有萤丸?大太刀跟短刀凑个什么热闹。

     “阿鲁金阿鲁金,我们怕你睡不着,特意来陪你哦,开不开心,感不感动!”今剑大佬首先开口,水润的大眼亮闪闪的看向黎。

     “……”盯――。这是小夜。

     “那、那个、阿鲁金……退、退和兄弟们也来陪您!”短裤精们一拥而上。

     “是萤火虫指引我们的哦!”萤丸和爱染也赶紧凑了上来。

     “……”看着身前挤挨挨的刀子精,黎心想我要是相信你们这群小没良心的,怕不就是个傻子。

     “……大半夜的不睡觉,又闹腾什么呢?”自家短刀们什么德行黎清楚的很,可爱的外表下是一颗颗搞事的心。

       ……还不是你宠的。

       黎在心底唾弃自己。

       小不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平野推了出来。

     “……今天我们不是去大阪城了吗,”平野回头看看自己的兄弟们,无奈的向黎解释,“然后击退敌刀的时候,遇到了别的本丸的退和乱。”

       大阪是最近时间回溯军重点攻击的地区,各本丸的婶都加强了对大阪的兵力,遇到别的本丸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黎点点头,听平野继续说。

     “那个本丸的退和乱说……他们本丸里,有一期哥……”平野说着回头看了看兄弟们,又偷瞄了一眼阿鲁金。

       ……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非洲婶黎orz。

    “而且……而且他们还说,那个本丸的一期哥,每晚都会……都会给他们讲睡前故事……”平野讲到最后声音仿若蚊蝇。

        ……对……对不起啊我的小天使们QAQ。

     黎内心狠狠抽自己嘴巴,你怎么就不争点气!多长时间了还没有草莓哥!看看小短刀们都可怜成什么样了!!!没哥的短刀像棵草啊啊啊啊!!!!

      ……咳、咳咳,冷静,不能在天使们面前失态。

     今剑大佬、爱染小天使和大(xiao)太(ai)刀(za)萤丸,估计是听音儿来凑热闹的,毕竟是本丸除了鹤丸锅永之外的搞事三人组啊。

    “所以,这么晚来,是为了一期的事吗?”黎无奈的叹气,“对不起啊,婶婶也很努力了。可没有办法,毕竟婶婶是非洲难民嘛……”

    “不、不是的!”一向害羞的五虎退突然出声打断了黎,脸色涨红的说:“虽然很过分了……但、但是!请阿鲁金也为我们讲睡前故事吧!”

TBC.

(哔――)一样的排版,大佬们凑或者看吧orz

   求小蓝手评论么么哒